一位芦柑种植户的感慨

芦柑种植

金秋时节,正是永春芦柑成熟并进入采摘的季节,望着满山金黄的果实,永春天马农场的杨建南场长喜悦之情溢于言表,“今年向农场承包管理的60亩芦柑至少可以采摘3000多担,65级以上(围径)的优质果率将达到80%”。

作为一个从1976年就来到永春天马农场开始种植芦柑、管理芦柑的老农场人,杨建南见证了30多年来永春芦柑的发展巨变过程,对于这些发展,老杨颇有感慨。

感慨一:新型农机为劳作提速

1976年1月,19岁的杨建南作为最后一批下乡知青从泉州鲤城来到永春天马农场。从这个时候开始,杨建南与永春芦柑结下了不解之缘。

“每天8个小时的工作就是在果园的劳作中度过。”杨建南介绍说,当时劳作中最麻烦的就是喷药。那时,喷药都是背“喷雾器”喷的,由于背的量有限,每次背一桶最多只能喷两三株,喷完后再返回到水池旁装药,1亩的芦柑园往往要走上五六十趟,如此折腾不但费力还费时,要是离水池比较远的,更是麻烦,“幸好场里没多久就有了高压喷雾器,虽然需要一个划一个喷两个人配合,但由于不必这样往返省去了很多麻烦,效率也大大提高了。”

1980年,场里购置了用柴油机做动力的喷雾器,而且还是2条管的,效率比手划的大大提高了,原本需要1星期才能完成的,这个时候仅要3天,“以前喷药最怕的是雨天会搅得果园的喷药周期无法统一,有了柴油机喷雾器影响就小了。”

1985年,农场实行承包责任制,同在场里工作的老杨的妻子承包了10几亩的芦柑园,为了能够效率更高,老杨添置了3条管的柴油机喷雾器,在那个时候实现了喷药效率的最大化,为以往感觉“麻烦的劳作”提速。

感慨二:品牌芦柑销四海

“虽然永春芦柑的果质很好,但在90年代以前,永春芦柑根本就没有自己的品牌。”老杨告诉笔者,那时,永春芦柑大都是卖给果品公司,后面才慢慢卖给经销商,但也只是卖“统货”——不论大小一个价。

1991年,县里面举办首届芦柑节,吸引了海内外众多的客商云集山城,李鹏总理更是为永春芦柑写下“永春芦柑远销四海”的题词。到这个时候,永春芦柑的名声开始远播,不再“藏在深山人不识”了。

随着永春芦柑名声的越来越响,想要经销永春芦柑的客户也越来越多。“90年代中后期,我们不再卖‘统货’了,而是分级来卖。”老杨说,分级来卖不但可以多卖钱,而且还更好销售,“不同城市的消费观不同,分级可以更好地照顾到不同的消费市场。”

当然,永春芦柑打响后,大家开始在包装上下工夫,不只是简单地在纸箱上印上“永春芦柑”字样,还非常注重纸箱的图案设计。很快,“永春芦柑”的知名度就从国内传到国外,并有许多经销商把芦柑卖到东南亚、欧盟等国家,让外国人也尝到“东方佳果”的美味,并且连年出口居全国首位。

“特别是2005年,永春芦柑获得地理标志保护产品后,永春芦柑的出口更是有新的突破,创历史新高,自己的芦柑也卖得更火了。”老杨说,20几年的发展,自己一家人不但在永春县城安家,而且居住的房子也从1995年70平方的套房搬到了现在共3层半80几平方的整栋楼房。

感慨三:闽台技术里尝甜头

“不要这样搞,明年要采什么?”虽然已经过去了11年,但直至现在老杨对这句话印象还非常深刻。

当时,许多芦柑树没几年,都会长得很高,最高的可达六七米,不但采果要爬树或者用果梯,而且,对于平时的喷药等管理也不方便。此外,由于种得太密树下常年被树冠遮盖,根本见不到阳光,长在下面的果子又酸又小。每年开的花、结的果不少,但优质果却不多。

1997年,在海峡两岸农业交流协会、闽台经济文化交往促进会农业分会和台湾财团法人农村发展基金会的支持推动下,两岸开始实施“永春芦柑生产技术综合改进计划”:对芦柑园进行疏伐郁蔽,培育自然开心树形及矮化,自然草生栽培,疏花疏果等。因为是新技术,大家怕万一不成功就要损失,所以没人做,也不敢做。最后政府是在永春石鼓的良种场最先尝试,老杨也学着搞。

“1997年做得比较少,到了1998年就想比较大面积地做,才刚叫来专业队来修剪,场里面的老工人就打电话过来。”老杨说,事实上,1997年良种场尝试后效果不错,但场里面的老工人还没有见识过,所以一看到自己这样做都为自己着急起来了,要让自己赶快下去看,但自己仍然坚持,“结果第二年,产量不减反增,承包的60亩果园居然采摘到将近5000担,创历史新高,优质果率也从没改造前的30%提高到80%。”老杨说,那一年除了气候条件不错外,很大的一个功劳就是闽台合作技术。(施由森 颜尧民 黄勤泽)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永春芦柑 » 一位芦柑种植户的感慨

赞 (1)
分享到: 更多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